登录
注册

免费踩踏区美女的脚奴足艺阁

•   作者:   • 收藏 0

「叫你来有三件事。第一,以后不准再随便打进香;第二,不许你宠檀香,

今天下班我让进香带我的屎回去,你叫檀香给吃了;第三,渺渺就让她伺候我吧

,吃穿我管了,不过可没有工资的。」


  桉桉一只脚踩着孙理的头跟他交代说。


  进香万万没有想到,从桉桉这个领导嘴里,竟然说出让别人吃她的屎这样的

话。


  桉桉嘻笑着半开玩笑的样子,进香却感到脸一热,旋即紧张地心提到嗓子眼


  要不说进香真是个又丑又笨的女人,她到现在还认为:孙理虽然在桉桉面前

表现得这样低jian,让她进香感觉丢人,完全是看在桉桉是她的顶头上司份上,是

为了她好ri后工作上不被穿小鞋;可是那檀香是孙理的心肝宝贝呀,你桉桉却让

她吃你的屎,孙理要是暴跳如雷地蹦起来和桉桉吵起来可怎么办?她回家还不被

孙理给扒层皮?「好好好我尊命!谢谢苏奶奶!从今往后我就是苏奶奶的奴才,

苏奶奶叫奴才做什么奴才都完全照办!」


  孙理脸上象绽开朵花儿,高兴得点头如鸡叨米,说完还趴下舔桉桉的鞋子。


  「好啦你先回去吧,嘻嘻你这样的奴才让我很开心。」


  桉桉脚踩在孙理的头上蹂了两下,算是对孙理的赞许。


  「进香你也忙你工作去吧。渺渺就在这先等着我,下班了跟我回去。」


  桉桉模特台步般地走到办公桌后面,坐在皮转椅里发号施令。


  「苏奶奶您真是太好了。


  渺渺,你给我好好地伺候苏奶奶,苏奶奶在家屙屎,你都得用嘴给接着吃了


  伺候苏奶奶主动些,你要是敢不听苏奶奶的话,看我不剥了你的皮!苏奶奶

,那奴才走啦。


  渺渺要是有什么伺候不好你的,你就尽管狠打没事的。


  蠢货,你别忘了带苏奶奶的香屎回来。」


  孙理向进香和渺渺做了交代,给桉桉磕了头,匍匐后退至门口,才站起来开

门不舍地走了。


  进香尴尬地站了一会,自己家的户主对桉桉都这样恭敬,她是不也应该……

但她还是没说什么,默默地出去了。


  渺渺没有得到桉桉的吩咐,就老实地跪在那里,低个头也不敢动。


  桉桉在电脑上选文章、改稿件,通过QQ联系作者、向排版部门交代工作,

也不去管渺渺。


  中午桉桉下楼到餐厅吃了饭,给渺渺带回了一盒红烧肉盒饭。


  渺渺就跪在那默默地把饭吃的精光。


  吃饭时进香坐在离桉桉隔两张桌的位子,不住地朝桉桉这边瞅。


  桉桉有个习惯,每天都是吃完中午饭就要拉屎。


  桉桉到卫生间解完大手,特意没有冲,回到办公室,打电话把进香叫了来。


  进香进来,见渺渺还跪在地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没敢说什么。


  「屎我刚拉好,你快去卫生间把它装起来吧。」


  桉桉平淡地地对进香说,就象安排工作。


  「哦……苏总编……我看就……别让那檀香吃屎啦。屎是不能吃的……叫我

家孙理打她一顿就可以了……」


  进香潜意识里确实有点妒忌桉桉。


  「你这人可真气人!我这可是替你出气,哼你倒在这跟我装起善人来了。


  你有本事你叫你家孙理打檀香呀,还求我出面干什么?既然求我出面,你就

不要指手画脚的。


  你去不去拿我的屎随便你了!」


  桉桉很不耐烦道,心想你进香不说声感谢我,还跟我来这套屁嗑,说什么屎

不能吃,哼我不怕你不吃我的屎!「那我……用什么装呀?」


  进香做事确实很让人厌烦。


  「这也用问我?哼用什么装?用你喝水的茶缸装!」


  桉桉真有点火啦。


  进香不敢再多说啥,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犹豫了好一会,拿起自己喝

水的搪瓷茶缸,去卫生间,看到其中一个厕间的蹲坑里有一滩刚屙的屎,想必是

桉桉拉的了,因为正常情况下谁拉完屎都会马上冲掉。


  进香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用什么工具把屎弄到茶缸里,又怕时间久了进来人

看见,就用手把屎抓进茶缸,盖好盖儿,然后将手打了几遍香皂洗干净。


  下班后进香捧着茶缸直接奔孙理的鞋店。


  想到檀香就要被罚吃屎,心里感到特兴奋。


  「苏奶奶的香屎你带回来了吗?」


  进香一进门,孙理就迎上来恶狠狠问。


  「带带带来了……」


  进香在孙理面前莫名其妙地就害怕,连忙把茶缸捧到孙理面前。


  「把门拉上。」


  孙理接过茶缸命令进香道。


  进香返身去把卷闸门给拉下。


  这鞋店里外两间共有六十来个平方,外面铺面,里见睡人,以及做饭。


  进香随后跟着进了里间。


  檀香赤条条的,手脚在背后被捆绑在一起,身子反弓着平吊在天花板下的铁

环上,离地高度刚好到孙理大腿根处,乳房上夹着两个小的不锈钢夹子,下面吊

着两只高跟鞋,yin唇上也同样夹着两个夹子吊着两只拖鞋。


  檀香的大腿两侧、两肋一条条的鞭痕,看上去是被孙理刚打过。


  「你也把衣服脱了。」


  孙理扯住进香的头发把她摔在地上。


  进香早已熟悉这场景,爬起来麻溜地把衣服脱得精光。


  夏天衣服穿得也不多。


  孙理拿来绳子,进香自己把双手背到身后,让孙理将她的双手捆上,然后跪

到孙理面前。


  孙理也把裤子和裤衩、鞋袜都脱掉,鸡巴送到进香面前。


  进香赶紧张嘴含住,孙理尿出尿,进香都给吞下肚。


  孙理尿完拔出鸡巴,进香讨好地把龟头给吮嘬干净。


  孙理又找出四个小夹子,拿来细绳在进香脸上比画比画,剪出两段,每段绳

子两头分别拴一个小夹子,在进香的耳朵上一边夹一个,然后拿来那茶缸,把吊

在进香耳朵下的俩夹子夹在缸沿儿上,把进香头按低。


  这样茶缸正好吊在进香的鼻子下面。


  孙理拿起放在桌上的橡皮鞭,用鞭稍撩拨着进香的乳房和大腿根。


  「苏奶奶的黄金圣物香不香呀?」


  孙理蹲下,鼻子凑到茶缸边使劲闻了两下,问进香。


  「香!」


  进香连忙说。


  「你个蠢货从来都不会说话!」


  孙理站起来照进香背上猛抽两鞭,登时进香背上起两条血印子。


  「啊——我的爷……苏奶奶的圣物好香好香,蠢货好想吃。」


  进香很快进入了状态,此刻桉桉的屎已经不是屎,而是她和孙理玩这种游戏

的一个道具,一个内容。


  「可惜你还没资格吃呢!先赏给你闻闻馋馋你。哼!」


  孙理怪怪地笑道。


  「臊货,你现在是不是想吃苏奶奶的黄金啦?」


  孙理走到檀香跟前,晃了两下吊在檀香乳房上的高跟鞋问道。


  「爷,我不想吃,但为了让爷高兴,我可以吃她的屎……」


  檀香的乳头被吊着高跟鞋的夹子夹得疼的她「咝咝」地直吸气。


  檀香知道这屎她是吃定了,可她实在愤愤不平,还想维持面子,同时讨孙理

喜欢。


  孙理从桉桉那里回来,就告诉檀香说进香下班回来会带回桉桉的屎,檀香还

奇怪地问带那女人的屎做啥子,孙理说当然是给你吃呀,檀香不高兴地说她才不

吃别的女人的屎呢,孙理揪住檀香的头发咬牙切齿说我会让你喜欢的。


  然后把檀香脱光衣服,吊起来暴打五十鞭。


  檀香也是经常挨孙理打,不过不象打进香和渺渺那么样狠,而且檀香虽然被

孙理打,但她可以打渺渺,甚至进香找回平衡,她也就习惯了孙理的打。


  「我说过我会让你喜欢吃苏奶奶的黄金,让你从心里头喜欢!」


  孙理把檀香放下,解开檀香的手脚,指着墙边一把宽大带扶手的红木椅说:

「坐上去。」


  「爷我吃还不行嘛!都是你个蠢货告老娘的黑状,没见你这样不要脸的jian女

人,请别的女人来勾引自己老公。」


  檀香不知道孙理会怎么惩罚她,却不敢不乖乖地坐到椅子上。


  檀香乳房上和yin唇上挂着高跟鞋、拖鞋,走路不得不分开腿走,那姿势难看

极了。


  在坐到椅子上之前,还拐到进香跟前,给了进香两个嘴巴子,然后托住吊在

进香鼻子下面的茶缸按到进香脸上,往起地一仰。


  进香被推倒在地,茶缸里的屎都掉在进香脸上。


  「啪——啪——啪——」


  孙理在后面狠狠地给了檀香三鞭子。


  这三鞭可够劲,把檀香后背打出大口子,皮肉绽开。


  「爷啊——」


  檀香疼得惨叫,马上跑到椅子上坐好,后背的伤口疼得她身子微微颤抖。


  檀香把手背到椅背的后边,双腿劈开架在两边扶手上。


  看得出,这是「标准」的姿势,檀香这样没少坐。


  「你这条母狗越来越不听话了,看来老子是把你都宠坏了。」


  孙理用绳子把檀香的双臂和双腿在椅子上捆紧,拿个塞口球塞在檀香嘴里,

系紧带子。


  进香挨檀香的打都不敢吭声,因为双手被绑在背后,费挺大力气才重新跪好

,那挂在她耳朵上的茶缸也脱开夹子摔掉在地上。


  桉桉拉的是几条又粗又干屎橛子,先落在进香脸上又都洒落地上。


  「都叼起来,放回茶缸里。」


  孙理命令进香。


  进香马上低下头,屁股撅得高高,用嘴一块一块地把地上屎橛都叼回茶缸。


  「就这样给老子闻着!」


  孙理脚踩着进香的头按在茶缸上命令。


  进香就屁股撅着,嘴、鼻子脸埋入茶缸口,不敢动地跪着。


  孙理拿来一个铝盒,从里面取出根大号的缝衣针,穿上尼龙鱼线,蹲到檀香

的下身前。


  「你上面的嘴不喜欢吃苏奶奶的黄金,我就把你下面的『嘴』缝上。什么时

候你上面的嘴想吃苏奶奶的黄金了,我再给你下面的『嘴』线拆开。」


  孙理取下挂着拖鞋夹在檀香yin唇上的两只夹子,yin冷地笑着。


  檀香嘴里发出「呜呜」声,目光恐惧地拼命摇头,又捣蒜般地直点头。


  孙理不理她,一只手把檀香的两片yin唇捏在了一起,另只手拿针就开始缝,

那动作和表情简直就象是在绣花呢!整整缝了六针,檀香yin唇上针眼血直冒,疼

得身子象筛糠似抖,冷汗顺脸往下淌。


  孙理把进香的双手解开,让她从茶缸里拿出一块桉桉的屎含在嘴里,进香犹

豫都没犹豫,还挑了块大的含入口里,她从孙理的喘气声知道孙理要干什么。


  孙理抓着进香的头发将其扯到床边,头按到床上。


  进香两条粗短腿大劈开立在床边,双肘撑在床上匍匐着,屁股撅得高高的。


  孙理把他那早就硬起的大鸡巴从后面插到进香yin户里,双手揪住进香腰两边

肥肉。


  孙理自己昂然立着不动,而是进香屁股前后地耸动,通过孙理揪她腰的力度

,让自己的动作或快或慢。


  孙理并不富有,人也长得不英俊,就是那条鸡巴又粗又大,勃起时竟有二十

来公分长!而进香和檀香两人都挺胖的,xing欲旺盛,yin道深,非孙理那东西还真

满足不了她们。


  所以她俩是这样地离不开孙理,宁愿给孙理做奴。


  每次孙理都把进香或檀香能搞起两次高潮,他才能射出,或者搞完檀香接着

再战进香,鸡巴才偃了旗息了鼓呀。


  足足四十分钟,进香两番高叫不止之后,孙理才感觉体内东西喷薄欲出,扯

着进香的头发一把将其拉起,按跪下,把那活急插入进香嘴里。


  进香手握住孙理的大肉棒轻柔而快速地撸动着。


  孙理身体剧烈地连抖十几下,精液全射在进香嘴里。


  进香嘴里含着的桉桉的屎早已化成糊糊状,她和着孙理的精液,慢慢品味着

吞了下去。


  「爷,苏奶奶的黄金好香,我把那几块也吃了吧!」


  进香感激地吮着孙理已经慢慢软下来的鸡巴,向孙理请求道。


  进香自己都吃惊咋会觉得桉桉的屎好吃呢,那种令她恶心的臭味,竟使她在

做爱时感到更刺激!「你想得美!这屎是给臊货吃的!」


  孙理霸道地打了进香一个耳光,看看檀香道。


  檀香「呜呜」地冲孙理猛劲地直点头。


  她yin唇还汨汨渗着血呢,却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淫兴大发,同时也恨进香今

天占了她的鲜。


  「你还给我趴到地上闻去。」


  孙理不理檀香,指了指地上的茶缸对进香道,然后他自己躺上床睡觉了。


  檀香被绑在椅子上三天,孙理都和进香在檀香面前上演这出戏,什么也不给

檀香吃。


  檀香有尿也只能在椅子上撒。


  她yin唇伤口都凝固了,可一撒尿,尿从缝住的yin唇缝隙挤出,刺激得伤口火

辣辣地疼。


  檀香没见过桉桉,她突然感到害怕,万一孙理不要她了怎么办,别说生存成

了问题,她也实在离不开孙理那大鸡巴呀!到第三天晚上,孙理才把她yin唇上的

线拆开,解开捆绑她的绳索。


  檀香胳膊、腿都被捆麻木了。


  孙理命令进香给檀香揉腿。


  进香跪到椅子前面,把檀香的两条腿抬起放到自己的肩上,快速地按摩着檀

香的大腿和小腿,以及双脚。


  檀香也自己活动着双臂,摸着疼痛的yin唇。


  孙理拿来红伤药膏,蹲下为檀香yin唇渗血的针眼轻轻抹上。


  檀香感觉胳膊腿完全可以自由活动了,狠狠地一脚把给她揉腿的进香踹开,

从椅子上面下来,跪到孙理脚下,抱着孙理大腿,仰起脸发出「呜呜」声。


  孙理把檀香嘴里的塞口球给解下。


  檀香大呼两口气,活动活动下巴,顾不上说什么,爬到小饭桌前,捧起那个

茶缸,把里面剩下的几块桉桉的屎拿出一块块都塞入嘴里,用力地吞咽下去。


  「爷,苏奶奶的黄金真好吃!」


  檀香吃完,还把手指吮吮,爬到孙理脚前报告说。


  「我说你会喜欢吃吧!」


  孙理的笑竟露出傻乎乎的相。


  檀香把孙理的裤子解开,掏出孙理的鸡巴,张嘴含弄起来。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